「究竟哪個比較糟呢?是行屍走肉地活著,還是堂堂正正地死去。」

          — —《隔離島 Shutter Island》

 

2010年上映的《隔離島》(Shutter Island) 背景設定於1954年,講述一名美國法警泰迪.丹尼爾(Leonardo Wilhelm DiCaprio 飾)與同行的新搭檔查克.奧爾(Mark Alan Ruffalo 飾),由於一樁病患失蹤案而被指派前往波士頓灣外的「隔離島」查案。然而,當他們抵達現場後,發覺似乎所有職員與院長都相當不願意配合調查,而他們手上僅有的一條線索是瑞秋‧索蘭度藏在病房裡的紙條,寫著「四的法則;第 67 號是誰?」。隔日,由於強烈颶風破壞了島內設備,許多危險的病患紛紛逃出,同時颶風也切斷了與島外的聯繫,造成島內一片混亂。然而,這片混亂卻也讓泰迪發現更多Ashecliffe療養院的怪異之處,以及許多被隱藏的事情。

 

一件:電影結局的性質

《隔離島》的結局洋洋灑灑,卻也讓觀眾難以在第一時間釐清電影哪些部分是事實、哪些是Teddy的幻想。我個人認為《隔離島》的電影結局之所以有開放性的解釋,是因為有2個關鍵點並沒有被演出來,分別是:

     ◆ 監獄裡的 George Noyce 究竟有沒有幻想症

     ◆ 洞穴裡的所謂真正的 Rachel Solando 醫生是否真有其人

首先,我們必須先釐清一件事:電影視角是Teddy的第一人稱視角,所以我們無法經由這個視角看到上列的關鍵點,只能從片面的資訊去猜測故事的全貌。因此,若要更完整地分析整部劇情,我們就必須針對些關鍵點去做下列討論:

     1. 若「 George Noyce 有幻想症、Rachel Solando 醫生真有其人」,那就代表George不曾離開隔離島、Teddy亦不曾離開過。而且Rachel醫生所述屬實,隔離島確實從事不人道的人體實驗。

     2. 若「 George Noyce 有幻想症、Rachel Solando 醫生並不存在」,那就代表George與Teddy都不曾離開過隔離島,而Teddy與Rachel醫生的對話也純屬他個人的幻想,且隔離島只是一間正常的精神並院,但病人大多是高危險性的患者。

     3. 若「 George Noyce 無幻想症、Rachel Solando 醫生真有其人」,那就代表George與Teddy都曾經不屬於隔離島。而且Rachel醫生所述屬實,隔離島確實從事不人道的人體實驗。

     4. 若「 George Noyce 無幻想症、Rachel Solando 醫生並不存在」,那就代表George與Teddy都曾經不屬於隔離島。此外,即使Rachel醫生純屬Teddy個人的幻想,而由於George無幻想症,所以隔離島確實從事一些不人道的人體實驗。

看完上述對2個關鍵點所做的簡單的4個排列組合後,你認為真正的劇情是哪一個呢?我個人認為3.是故事真正的樣貌。為什麼我這麼說呢?

首先,在故事的一開始,Teddy與Chuck繳交槍械並進入病院後,在掃地的那位男士對Teddy親切地揮揮手,完全不像見到陌生人的樣子;正在採花的那位老奶奶,對Teddy比一個「安靜」的手勢,似乎也在暗示Teddy「不要說」什麼。而Teddy的抽蓄行為與偏頭痛,感覺也不像是短期吃那一點藥或抽那些菸所造成,畢竟與他同行的Chuck也都有食用(除了阿斯匹靈等等的那些藥)。因此,我認為抽蓄行為與偏頭痛像是Teddy以前長期服用那些抗精神病的藥物,而現在臨時服用量降到幾乎為零的副作用

因此,我覺得Teddy已經長時間患有精神病並服用藥物以控制病情,在隔離島外。而現在隔離島上的 John Cawley 醫生鎖定了Teddy,因此為他演這齣RPG。此外,島上病患對Teddy的態度完全不像對陌生人,讓我感覺隔離島應該已經長年做這種「演一齣RPG給每一個目標患者看」的戲碼,最後再將它們送入燈塔,也因此那位掃地的男士跟Teddy揮揮手,而採花的老奶奶似乎知道些什麼的,想傳遞「不要開口」的訊息給Teddy。

但為什麼我認為Teddy是第一次來到隔離島,而非曾待過隔離島呢?在下段會有進一步解釋。

再來,我們跳到其中一個關鍵點: Rachel Solando 醫生是否真有其人?我認為這是《隔離島》最難定奪的一個部分,因為「從頭到尾,只有Teddy一人曾見過Rachel」。在看了電影這一段n次,並改變立場n次以後,我覺得這一段的「場景」讓我最終相信Rachel醫生確實存在。相較於其他Teddy與他自己幻想的人接觸的場景,他與Rachel醫生在岩壁裡相遇的場景顯得非常真實。在虛幻的場景中,導演常常安排灑花或者人物突然化成縷縷白煙等非現實的景象,然而,這些在Teddy與Rachel醫生接觸這一段都沒有出現。此外,隔天一大清早,Rachel醫生用手推Teddy叫醒他那一幕,那個「物理性質」的接觸也是非常的現實,因此讓我相信Rachel醫生確實存在,也因此,我認為 John Cawley 醫生正從事不人道的人體實驗。

最後,從上述我認為Rachel醫生確實存在開始,因為Rachel確實存在,也曾是Ashecliffe病院的醫師,若Terry過去這兩年一直待在隔離島內,身為醫生的Rachel必定知道他。然而,從他們在岩壁裡的對話得知,Rachel醫生並不知道他是 Andrew Laeddis,只知道「島上被送來了一位新目標,以前曾是警官」,所以我才認為Terry是第一次來到隔離島。

再來,第一次來到隔離島的Terry怎麼會跟裡面的病患 George Noyce 認識呢?最合理的解釋就是Goerge並沒有幻想症,他曾離開過隔離島,並遇見Teddy警官。然而,Teddy在墳墓旁的小屋內跟Chuck說出George的現在被關在哪裡,因此George會說「我會在這裡全都是因為你!」指George會被發現、被抓回來都是因為Terry不知道自己是 Andrew Laeddis,並任意透漏出George的所在位置。

至此,是我所認為的故事結局。但誠如我一開頭所說的,這部電影有一些關鍵點沒有明確的答案,因為電影的視角是Teddy的第一人稱視角,所以每個人有各自的解讀,也是完完全全可以理解的。此外,看完我對結局看法的人,可能也會心存疑惑:「如果Ashecliffe療養院真的從事不正當的人體實驗,那他們就直接把Teddy下藥弄昏然後抓去腦前葉切除手術不就好了嗎?」這個部分,由於我對醫學並不了解,也不知道對存在抵抗心態的病患實施這種腦部手術會有什麼影響,因此我無法有一個好的解釋。如果你對這塊領域熟捻,那就留個言幫我解解惑吧!!

 

二件:電影裡的後設認知

「後設」一詞為meta字根的臺灣翻譯名稱,而廣義上來說,它的意思是「超越什麼的什麼」、「關於什麼的什麼」。例如後設戲劇就是利用「戲劇創作」探討戲劇「本身」的問題;後設認知即是對「自己認知過程」的思考。

完整一點來說,後設認知(Meta-cognition)是指個人對自己的認知歷程能夠掌握、控制、支配、監督與評鑑的一種知識;是在已有知識之後為了指揮、運用、監督既有知識而衍生的,也就是在擁有了認知後,反過頭來對「一路走來認知的過程」進行思索的過程。

電影裡,Teddy在拿著長槍衝入燈塔前,全部都是主觀的認知,而這些認知一層層的堆疊起來,拼湊Teddy對隔離島的看法;在衝入燈塔、撞見 John Cawley 醫生後,情勢180度大翻轉,變成外界而來的客觀認知蜂擁而至。一時之間,Teddy甚至昏了過去。在昏倒的這段時間,原本堆疊整齊的主觀認知突然被蜂擁而至的客觀認知打亂,彼此互相影響,最終拼湊出新的自我認知並醒來,最後在台階上說出本劇經典的一段台詞。這段過程便是Teddy對自我認知的後設認知。

「究竟哪個比較糟呢?是行屍走肉地活著,還是堂堂正正地死去。」

Teddy這麼認為,那你認為呢?

 

三件:後設認知之於社會化的過程

隨著年紀的增長,我們一邊由生活經驗累積主觀認知,一邊由社會化的過程吸收外來的客觀認知。然而,並非每個人的過往都完全符合社會所期待的模樣。倘若某個個體的過往曾有過傷疤呢?

「創傷可以讓人變成魔鬼。」

無法完整社會化的靈魂,有些選擇放棄原本的自己,去相信客觀認知才是自己的全部;另一部分則選擇旅行,去找尋一片適合自己的地方。

「當人們反覆說你瘋了時,你愈反抗,只會更證明你確實瘋了。」

然而,在社會化的過程裡,「被社會馴化」與「看清社會事實」常常只有一線之隔;更精確而言,應該說從外界來看,那是同一件事情。最終,在反反覆覆的後設認知後,也只有自己了解兩者的差異。

因此,究竟是哪個比較糟呢?「是行屍走肉地活著,還是堂堂正正地死去?」

 

後記

關於上述結局推論,其實並不正確

一段時間後,我發現上述結局推論之所以最後會有那個bug,是因為他真正的結局應該是4個排列組合的第2個,而非上述所推論的第3個。

也就是很簡單的,隔離島只是個普通療養院,只是住的病患大都不是普通人。醫院沒有人體實驗,一切都是Teddy的幻想,包括岩洞裡的Rachel醫生也是幻覺(Teddy在岩洞裡清晨醒來時,畫面一開頭是偏頭痛場景的光暈)。而 George Noyce 是一位有幻想症的病人,或許Teddy幻想的世界多多少少也參有George說出的幻想故事。

最後,Teddy坐在台階時,知道自己並非Teddy,Teddy只是他幻想的角色。只是與其帶著痛苦的記憶過一輩子,他寧願去做腦前葉切除手術,徹底抹去這段記憶。

 

為什麼醫院不直接把Teddy帶去手術?

電影的背景設立在1954年,就是一個非常棒的解釋。「腦葉切除手術」是一個盛行於1930~1950年代的手術。然而,它卻有許多潛在的問題,例如:「手術後可能沒有效果」、「使病患喪失精神衝動而表現癡呆、弱智」、「有三分之一的病患手術後更加惡化」等等。隨著後來藥物治療的發展和其他更精確腦外科手術的發展,腦葉切除術在1970年代以後逐漸被拋棄。因此院方不希望直接把Teddy帶去手術,而傾向幫助他認清事實。

 


最後,我之所以保留上述對結局的推論在關於三件事,然後把這一個沒有bug的結局寫在後記,主要是因為我認為「電影最重要的」,並非使每個觀眾得到同一個所謂的「正確解答」,而是讓每個觀眾能在心底留下自己的看法;我認為電影能在我們心裡留下一些什麼,遠比追求到電影本身的正確解答來得重要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黑魔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